追蹤
旗山新光里匏仔湖家鄉社區發展協會
關於部落格
大烏山系是指台南縣龍崎鄉,高雄縣旗山內門田寮燕巢一帶, 本部落主要記載1. 地區動態, 2. 匏仔湖及周邊之社區在地之美, 3. 境內各宮廟動態 4. 各地李奶夫人 5.大烏山山系先民活動範圍的足跡.更由此進一步追蹤這地區哪些人可能是平埔族的後代?
  • 524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黃蝶翠谷的養蜂人

他用愛養蜂,一切從愛開始,重新開始自己的另一個人生。紫地瓜繼續著山中歲月,他為遠方朋友種了一株會開藍色花朵的樹。樹還很小,可能要多年才會長大開花。我們約著,花開時再到山裡。

貓狗迎來。近六十歲的紫地瓜笑了。

 

他喚著牠們的名字,狗兒搖著尾巴,貓兒喵喵叫。微風從樹林裡吹過來。

傍晚,我們抵達紫地瓜在深山的家。

黃昏穿過黃蝶翠谷。幽靜的小徑旁,紫地瓜搭建了屋子。他在這裡度過春夏秋冬。屋前,臨樹傍河,一個長木板就是他在天空下的餐桌。

紫地瓜取了杯子,端來六杯飲品,請我們喝蜂蜜。「這是紅柴蜜、這是荔枝蜜,這是龍眼蜜……。」

深居山中的養蜂人

夕陽照映著山谷。我們喝起蜂蜜,香氣怡人,甘甜滿心。入口的甜不是一般的甜,是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不膩,回甘。趕了許久的路,一身塵埃似乎在蜂蜜中落去。那甜味安頓身心,似曾相識,卻記不得在哪裡喝過。

六年不見,紫地瓜髮際有些白髮,眼神依然清澈。他的卡車上有泥巴,衣間有落葉。紫地瓜是他的筆名。許多年前,他為自己取的新名字,一個新的開始。

彼時,紫地瓜離開北部的城市,回到南方。先在高雄的旗山種橘子,後來搬到美濃深山,種火龍果、香蕉、秋葵。每有新作物,他總不忘分享,每次都寄來一大盒,從那些果子裡,似乎可以感受到山中歲月。他說,他住在藍天白雲、花樹繽紛之間,不想過去,不念未來,只是天天迎接晨昏日夕,忙著農事。

深山阻隔,那是手機電話到不了的地方,偶爾他下山,才會收到我致謝的簡訊。我們一年難得通數次電話或簡訊。山中無甲子,紫地瓜簡樸生活。前些年,他開始成為養蜂人,約了我們來看他的山居。

時間一延再延,去年年底終於成行。紫地瓜開車到高雄接我們。車入美濃,經過街道,再往山裡走,只記得車在林間繞來繞去,好一陣子,終於來到他的居所。

他的屋子大門有美濃好友書寫的對聯:「氣清更覺山川近,心遠從知宇宙寬」,橫幅是:萬物靜觀皆自得。紅紙黑字,襯得山中小屋有股怡然氣息。

落日餘暉照在樹葉上,閃著金光。我們喝蜂蜜、談天。一隻貓跳上來,坐在紫地瓜的身旁。他撫著貓,輕喚著牠的名。貓兒閉上眼,依偎著他。

很多年了,紫地瓜和十多隻貓狗相伴,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見野豬、猴子、松鼠……。有時下山補充生活用品,寄送農作物。

享受蜂蜜同時致敬

走過人生的困頓,紫地瓜於十多年前離開喧囂。深山時光,他和蜜蜂一起生活,歲月悠悠,花開花落。他觀察蜜蜂群體,觀察蜂后、雄蜂和工蜂。他敬佩工蜂,「牠們忙個不停,白天採蜜、晚上釀蜜。牠們振翅飛行,那是大自然裡最美的身影。」

「工蜂勤勞、守分,一生默默貢獻,一看見蜂巢裡沒有蜜,就會忙著飛出去採蜜,也為果樹完成授粉任務。我怕牠們太累,大都是讓牠們忙三天,休息七天」。他珍惜蜜蜂,有如愛惜家人。

「工蜂只有六十天生命。採蜜之後僅有四十到五十天生命。一公斤的蜜,蜜蜂要飛十五萬里,等於繞行地球的三點七週……。」他說著蜜蜂採蜜的辛苦。「享受蜂蜜的甜美時,我總是向這古老生物致敬。」

遠方朋友懂蜂蜜,對紫地瓜的蜂蜜讚不絕口。品飲蜂蜜時,不禁想到吳承恩所著的《西遊記》記述,孫悟空搖身一變為蜜蜂,真的是「穿花度柳飛如箭,黏絮尋香似落星。小小微軀能負重,囂囂薄翅會乘風。」

唐朝詩人羅隱的詩〈蜂〉曾感懷:「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

微風拂過,有不知名的蟲聲傳來。

「螽斯,這是螽斯的聲音」。紫地瓜熟知大自然。

隔了一年,彼時在山中聽到的螽斯聲音,似乎還環繞著耳邊。今年,忽接紫地瓜電話,說要到台北,希望能相聚,喝杯咖啡。那日,我們約在台北大安捷運站附近的咖啡館相見。

這是在課堂之外,我們第一次坐下來喝咖啡。

他說起養蜂的生活,說他試著以山中的蜂蜜調配屏東里港的檸檬、麟洛的香檬,或是台東的洛神花……,水果蜂蜜,另有風味。談到台灣各地的農作物,他如數家珍。接著,他還說起和友人帶蜜蜂到南投的集集採蜜。

那是我完全陌生的生活,我筆記著他說起蜜蜂的種種。這次輪到我當學生。

其間,他接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有人問他「紅柴蜜」是採自什麼樣的花?他細細的對著電話解說:「紅柴,開白色小花……」。那一瞬間,忽然覺得他像是蜜蜂。

被工蜂的奉獻感動

紫地瓜說起蜜蜂生命最後的日子:「蜜蜂很辛苦,不停的工作,牠們在採蜜後期全身絨毛都掉光了,最後振翅,飛到空中,天葬……。」

那日,我們雖在城裡的咖啡館,卻彷彿置身山中的蜂巢,周圍的人都是蜜蜂……。他是蜜蜂,我也是蜜蜂。

難得到城市,他感受到都市急速的生活步調,好奇那麼多人在午後喝咖啡。我略談起咖啡的歷史。許多年前,我曾以兩堂課提到咖啡與文學。他笑著說,他漏掉這兩堂課。

這次補上課?

他又回到山裡。不久,我接到他從美濃寄來的蜂蜜,打開玻璃瓶,取了蜂蜜調水,喝了一口,那似曾相識的花香和甜味帶我回到深山,回到黃蝶翠谷,回到那日的相聚。忽然想通了,這甘甜是愛的甜,紫地瓜珍愛著他的蜜蜂。

「怕蜜蜂太累。」耳邊再度響起他說的這句話。蜜蜂是他在山中最親近的「家人」,他細心的對待他們,心中有著悲憫。

「蜂是有情緒和感情的。我當牠們是自己的孩子。」每每想起紫地瓜那日說的話語。他被工蜂的認真、默默奉獻感動,「取蜜時,不宜貪多而使蜂群恐慌。」

他用愛養蜂,一切從愛開始,重新開始自己的另一個人生。

紫地瓜繼續著山中歲月,他為遠方朋友種了一株會開藍色花朵的樹。樹還很小,可能要多年才會長大開花。我們約著,花開時再到山裡。(中國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