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旗山新光里匏仔湖家鄉社區發展協會
關於部落格
大烏山系是指台南縣龍崎鄉,高雄縣旗山內門田寮燕巢一帶, 本部落主要記載1. 地區動態, 2. 匏仔湖及周邊之社區在地之美, 3. 境內各宮廟動態 4. 各地李奶夫人 5.大烏山山系先民活動範圍的足跡.更由此進一步追蹤這地區哪些人可能是平埔族的後代?
  • 519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蜂的天地

北市飯店頂樓 養15萬隻蜜蜂

2015-04-29 08:39:40 聯合報 記者馮靖惠/台北報導

 

城市也「蜂」狂。 圖/W飯店提供

分享

首次收成3公升百花蜜。 圖/W飯店提供

分享
在募款愈來愈艱困下,心路基金會投入「城市養蜂」社會企業,與台北W飯店合作推動城市養蜂計畫,今年1月起在飯店32樓頂樓養3萬隻蜜蜂,日前成功繁殖逾15萬隻,首次收成3公升百花蜜,心路盼透過義賣蜂蜜,成為自主財源之一。

心路基金會去年9月起,在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主任陳裕文教授協助下,開始試行城市養蜂計畫。從水源保護區坪林開始學習,由德霖技術學院休閒事業管理系教授江敬皓帶領下,從6箱蜂群繁衍到20箱,接著在微遠文化藝術基金會協助下,開辦市民養蜂學習課程,更與阿原肥皂、恆隆行、W飯店等合作。

W飯店總經理康儒革說,全世界蜜蜂正面臨逐漸消失危機,希望藉由城市養蜂拯救「嗡嗡嗡」,改善城市生態系統,決定創台灣首例,將養蜂系統引進飯店。

心路基金會執行長宗景宜說,每年服務的心智障礙者近6千人,且人數不斷成長,每年所需服務經費超過3億6千萬。除募款外,也想透過城市養蜂對環境、生態盡一份責任,因此成立社會企業籌募經費,以挹注每年巨額的資金缺口,目標每年可以生產3萬瓶蜂蜜,籌募500萬元資金。

陳裕文表示,目前於W飯店頂樓放5個蜂箱,未來可能增至10箱。現在是由1名研究生每周從宜蘭來台北照顧蜂群。這些蜜蜂本來住在坪林,搬到高樓後,有些老蜂不適應死亡。第1批約15萬隻蜜蜂,約1至2成的蜜蜂陣亡,第2代蜜蜂適應環境後,情況就改善了。

至於收成的蜂蜜,W飯店預計自6月起在館內餐廳每天限量推出蜂蜜起士蛋糕及BEES KNEES調酒,其餘大多數蜂蜜則交由心路基金會作為籌募服務經費使用。

 

別怕!蜜蜂習慣飛高 沒空螫路人

「逛街逛到一半,會不會被蜜蜂螫?」W飯店頂樓養蜂,蜜蜂可能會到附近國父紀念館的樹、花採蜜,有些民眾擔心被蜂螫,學者澄清,蜜蜂個性溫馴,「只要不主動惹牠,牠就不會來螫你。」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表示,確實有W飯店的住房客人反映,曾在飯店10樓開放平台被蜜蜂叮到。但他解釋,蜜蜂也是生態中的一分子,而且個性溫馴,只要不要干擾蜜蜂的生命危險,牠是不會叮咬人的,「蜜蜂辛勤工作時,根本不會主動理人!」

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說,公園裡本來就有蜜蜂,且蜜蜂採蜜時很乖、很溫馴,不會對人類造成危險。

陳裕文說,蜜蜂的「巡航」高度約15至20公尺,起碼6層樓高,且到達目的地後就會直接降落,完全不會影響路上的人車。

陳裕文說,目前許多養蜂場都位在中南部農業大縣,但因種植蔬果會使用農藥,使蜜蜂面臨生存危機。

他表示,都市空間若綠美化良好,一年四季都有不同花卉,加上使用農藥機率不高,城市蜜蜂較有穩定的採蜜來源,生存環境也較佳。

陳裕文說,未來計畫利用這些城市蜜蜂半徑3.5公里內的工作範圍特性,當作監控輻射汙染的指標生物,靠著蜜蜂動態蒐集周邊所有開花植物,監控採回來的花粉有無受到輻射汙染,就可知道附近有沒有輻射外洩。

 

 

 

心路基金會與W飯店合作城市養蜂計畫,在飯店32樓頂養蜂。 圖/W飯店提供

 

摘虎頭蜂窩達人 養野蜂有一套

2015-05-04 10:02:54 聯合報 記者謝龍田/台東報導

 

林慶欽在住家後方養野蜂,並設有細網目的鐵網防大黃蜂攻擊蜂王。野蜂蜜香濃,冬蜜較春蜜濃。 記者謝龍/攝影

分享

 

 

林慶欽在住家後方養野蜂,並設有細網目的鐵網防大黃蜂攻擊蜂王。野蜂蜜香濃,冬蜜(圖右)較春蜜濃。 記者謝龍/攝影

分享
花東摘除虎頭蜂窩達人林慶欽,土法煉鋼鑽研養野蜂十年有成。野蜂採蜜的東河鄉尚德村一百多戶果農又有果樹花期禁噴農藥的自律約定,產出的蜂蜜特別香濃、安全,深獲饕客青睞。

56歲的林慶欽,20年前見虎頭蜂泡酒有商機,自製雙層摘蜂窩裝,到處摘除虎頭蜂窩,抓蜂泡酒,聲名大噪,花東地區常有人請託他摘蜂窩。

「歷來摘除的蜂窩不計其數」林慶欽說,最大的約半輛吉甫車大,是在泰源山谷礦區的「殺人蜂」,花了約10小時才摘除。

林慶欽喜歡「玩蜂」,國中畢業的他無師自通養野蜂。他說,剛開始在山區抓野蜂的蜂王養,想招徠工蜂、雄蜂;也曾將整窩野蜂帶回住家附近養,結果都失敗。

「吸取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林慶欽表示,蜂王會「落跑」;不同山區的野蜂易地飼養就容易死亡;野蜂巢彼此不能太接近;大黃蜂會來攻擊蜂王。經過10年才找到成功的竅門。

林慶欽目前在自宅後方、果園等處養野蜂,自製防蜂王逃跑的蜂網、防大黃蜂攻擊的細網目鐵網等設備;野蜂不餵食糖水,純採自然花蜜。

野蜂採蜜主要在廣植柑橘、釋迦、青梅的尚德村,果樹開花季節,野蜂趴趴飛,讓尚德水果特別香甜。前尚德村長陳其清說,果農彼此約定,非必要不噴農藥,花開時更嚴禁噴藥。大家都樂於遵守,好讓果樹、野蜂「雙贏」。

林慶欽表示,野蜂沾到噴農藥的花蜜一般都會死翹翹,「尚德村有無農友在果樹開花時偷噴農藥,看我家的野蜂就知道!」

捕蜂是消防隊的非法定勤務,然而學校沒教,全靠自身經驗累積,使「打火英雄」硬是成為「捕蜂達人」!嘉義市消防局後湖分隊隊員林英生,27年消防生涯中,平均每年出30次捕蜂勤務,只要遇上大蜂窩、難處理的,交給他就對了。

林英生猶記首次捕蜂,心中難免害怕,向民眾借了雨衣、頭戴安全帽,才要在虎頭蜂巢入口塞衛生紙,蜂群突然全飛了出來,嚇得他轉身逃跑,趕回分隊穿捕蜂衣,用網子包住蜂巢,還一手拍落2隻警戒蜂,被學長稱讚「好厲害」。

 

後來林英生研發、改良捕蜂技巧,在裝水的盆子下方用手電筒照射,利用趨光性,誘使蜜蜂掉進水中,但蜜蜂會游出來,改裝米酒才成功一網打盡,林曾摘除過最大的蜂巢內有1500隻蜂。

上月在嘉市棒球場停車場,林英生第一次處理在築在土裡的土蜂巢,隊員見林英生把手臂伸進土中,隨即大喊一聲「啊」!還以為他被螫,原來他是興奮「有好多土蜂」,讓同事直呼他好可愛。

捕蜂讓林英生覺得很有成就感,蜂巢帶回分隊作為教材,展示、解說給學童聽,或泡入米酒頭、分送朋友,林還把蜂巢帶回家懸掛,觀察虎頭蜂習性、飛行路徑、如何築巢,才20多天,蜂巢就從一顆小壘球變成排球大小,可惜已被蘇迪勒颱風吹落。

林英生再過3個月又27天將退休,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人生規畫,回雲林口湖老家,投入養殖漁業、務農生活,林直說捨不得分隊、離不開弟兄,若分隊有捕蜂問題,很願意回來幫忙。(中國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